跑步

机甲定制大师 第六十四章 争分夺秒

2020-01-16 20:59: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机甲定制大师 第六十四章 争分夺秒

“韵寒,怎么了?突然想起给我打了?”赵潜心情大好,唇角扬起一抹弧度,“现在不该是你最忙的时候么?”

中一阵久久沉默,赵潜甚至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

“没什么事,就是想和你闲聊几句。”苏韵寒声音平淡,语气却有些不自然,带着淡淡颤音。

“怎么了?”赵潜眉头一颂,登时警觉起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在哪?”

“放心,没……”

苏韵寒话没说完,就有抽泣的声音传来,听声音并不是她,但就在她的近前。

怎么回事?

赵潜眼神狐疑,脑中无数念头闪过,忽然一惊,沉声问道:“韵寒,你在那辆刑事勘察车上?”

咔!

回应他的,是阵阵忙音。

苏韵寒竟挂了!

“真在车上?”赵潜脸色大变,赶忙回拨。

的另一头,苏韵寒看着屏幕,一脸怅然若失。

赵潜所料不错,她的确在这辆刑事勘察车上。

在出警途中,这辆刑事勘察车不幸遭遇山体滑坡,车头被砸得粉碎,司机也未能幸免,死无全尸。

而后座的四名警员都活了下来,除了受惊,倒是毫发无损。

虽然活了下来,他们却被山石掩埋,根本出不去。

还好,警用通讯和都信号,苏韵寒已经联系了救援,只能耐心等待。

困在车里的人中,除了她之外,有老刑警老秦,以及刚入职的两名新人,一男一女,男的叫聂子明,女的叫杨柳。

如今,其他人都在给家人打。

老秦语气平缓,轻言宽慰妻子;聂子明和母亲通话,身体哆嗦不停,嘴上却强作镇定;杨柳联系了自己的姐姐,泪珠一直往下掉,抽泣不已。

苏韵寒也先联系了爷爷,却根本打不通。

她并不意外。

苏韵寒也清楚,自己的爷爷事务繁忙,眼下不是在飞机上,就是在开会中。

她又拨通了福伯,三言两语说清了自己的处境,却没有其他话可说了。毕竟,福伯和她只是主仆,没有血缘关系,实在不是个合适的倾诉对象。

苏韵寒想找个人说说话,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名字居然就是赵潜,而且想了半天,也再没想出第二个名字。

于是,她拨通了。

她本来只想随便聊聊,却不想赵潜如此机敏,才一句话,就推断出了她的处境!

苏韵寒被他沉声质问,心中一慌,不由自主地就挂了。

嗡!

再次响起。

屏幕上,“赵潜”两个字闪烁不停,苏韵寒却面露迟疑,不敢去接。

接么?

但接了又怎样?说什么呢?

自己身处绝境,他又能做的了什么?白白给他增添烦恼罢了……

苏韵寒心烦意乱。

许久后,不再响了。

苏韵寒松了口气,但不知为何,心中又浮起淡淡失望。

这时,再次亮起。

那是一条短信,只有四个字。

——“我马上到!”

看到这条信息,苏韵寒的眼眶一下就红了,眼泪夺眶而出,流个不停。

“男朋友?”老秦刚挂了,在旁问道。

“是的。”苏韵寒点点头,在心中补充道,“如果能或者出去的话……”

……

轰!

轰!

轰!

轰!

黑暗中,沉闷巨响声声炸裂,如同天雷回荡,每一次响彻,都伴随着地动山摇,轰轰烈烈。

这是脚步声!

脚步声沉重,力道万钧!

四野静谧,整座城市都似乎在那脚步声中瑟瑟发抖。

“机械兽?机械兽入城了?我的老天,这样的声势,难道是一头兽将?”

“难道是夔牛么?”

“愣着干什么?赶紧报警!”

……

一间简陋的居民房中,一名老头战战兢兢,掀开了窗帘一角。

透过窗户望去,他表情一滞,仿佛被寒意侵染,僵硬当场。

“这是……什么?”

白雪皑皑中,一架巨大机甲踏步奔行,卷荡着漫天飞雪,脚下沉重有力,步步惊雷!

居然是一架机甲?

准确点说,是一架锄禾!

一刹间,老头甚至怀疑自己是老眼昏花了。

锄禾?

他是农民出身,年轻时干活也是一把好手,对锄禾自然再熟悉不过。

农用机——锄禾,又称“牯牛”,迟缓笨重,噪音和震动却大,性能实在是不敢恭维。后来,新一代的“丁壮”出现后,老头第一时间就买回来,和锄禾说拜拜了。

但他看到了什么?

雪花飘舞中,锄禾健步如飞,动作刚毅,姿态矫健,如同一头下山猛虎!其每一步落下,都伴随着大地摇颤,散发着一抹狂猛无俦的味道,狂烈无匹!

而且,其遍体溢散着磅礴热量,犹如一座行走的火炉,四周落雪消融,连空气都出现扭曲,身影忽隐忽现。

它一路行来,身后蒸发又重新凝结的水汽,竟是宛若一头雪白狂龙,长逾百米,不见尽头!

“锄禾?”

老头失声惊呼,但在他一怔间,锄禾已消失在夜幕深处,仅有一条白龙久久不散,

他抓起手边,正想拨通110,忽然苦笑一声,没有按下去。

汇报又如何?有人会相信自己么?连他这黄土埋到脖子的老头都不敢相信,其他人会信么?

……

咔!咔!咔!咔!

驾驶舱中,赵潜手指敲击,操纵着锄禾飞奔,大衍械手上投影闪烁,浮动着影像,供他随时了解进展。

“嗯?这是……”视线余光斜瞥了投影一眼,赵潜脸色剧变。

投影画面中,六台“力士”起重机正徐徐进场,除此之外,还有两头形如猛犸的机械兽缓步而来,每一步都令大地轰鸣。

机械兽——足訾。

足訾四肢粗壮,彪悍有力且性情温顺,是人类驯服的机械兽之一,时常被用来运输和救援。

赵潜立刻明白了他们的用意。

他们要搬开那块巨石!

“大衍,算一算,六台‘力士’和两头足訾,他们的力量足够么?”赵潜沉声问道。

“这还用算?明显不够!”大衍械手毫不犹豫道,“石头纹丝不动还好,若被他们强行拖动了一段距离,很有可能造成二次碾压,警车中的所有人都会粉身碎骨!”

“——真该死!”赵潜脸色铁青,立刻拨通吴长策的。

他暗暗庆幸,还好自己留了这位警察局长的号码。

……

“喂,我是吴长策!”吴长策接了,语气很不耐烦,“我现在很忙,没事的话……”

“那不是石头,而是旋龟化石!”赵潜打断了他,语速急促,“旋龟化石的密度比山石大得多,也沉重得多!千万别动,若造成二次碾压,后果不堪设想!”

吴长策脸色大变,沉声道:“赵潜,你有几成把握?这可不是小事……”

“十成!”赵潜语气凝重,“吴局长,请立刻停止行动!立刻!”

“好,我马上向上面汇报!”吴长策当机立断,沉声道。

他虽是局长,但只是分局局长,如今各大分局齐聚,现场由江城市总局的郑新竹指挥,他也不能专权。

汇报后,郑新竹表情凝重。

“吴局长,你这朋友,是生物学专家?”他谨慎地问道。

“不是!”吴长策摇摇头,声音沉着道,“但他很专业,技术高超,我相信他。”

这句“我相信他”分量极重,直接就将揽在了身上。

郑新竹深深看了对方一眼,转头扬声道:“瞿老,请过来一下!”

瞿老是总局的专家,负责抢险救援近百次,属于老资格了,德高望重,是现场顾问。

“怎么了,郑局?”瞿老灰头土脸的,一脸不耐,“没看到么?我正忙着呢!”

“吴局长有一位专家朋友说,这块石头很有可能是旋龟化石!”郑新竹询问道,“瞿老,你怎么看?”

“化石?形状像龟罢了,哪里是化石?”瞿老摇摇头,一脸不以为然,“在估算重量前,我已在山石各个表面取材,分析过其成分了,都是普通的石灰岩!吴局长,不要让外行来指挥内行!”

他经验丰富,自有一套判断方法,长年累月的经验,也铸就了他的绝对自负。

“瞿老,我这位朋友技术尖端,绝不是外行!”吴长策赶忙道。

“外不外行都没关系,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瞿老摆摆手,“看看视频就能判断岩石成分?哪有这么简单的事情?”

吴长策还想再说,瞿老却懒得搭理了,转头道:“郑局长,刑事勘察车被掩埋,其中警员随时都有可能窒息,我们是在争分夺秒!”

郑新竹歉意地看了吴长策一眼,对瞿老道:“瞿老,由你指挥吧!”

吴长策苦笑。

他也能明白郑新竹的想法,换作是他,相较于一个来历不明的所谓“朋友”,自己也会更相信局里的老资格专家。

“准备,开工!”瞿老下令。

巨石上,一圈圈钢缆环绕,另一端绑在力士起重机和足訾身上,引擎轰鸣,蓄势待发。

吴长策心情沉重。

“开始吧!”瞿老下令。

他话音未落,天边传来一叠雷鸣。

轰!轰!轰!轰!

雷鸣声中,一道机甲狂奔而来,势若狂龙!

等等,一架锄禾?

瞿老的表情呆滞了。

北海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南通市第一人民医院怎么样
广西好的癫痫病治疗医院
洛阳治疗妇科医院哪好
雅安治疗白癜风医院排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