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魔兽之狂乱贵公子第167章可曾记得有你的

2020-01-25 03:21: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魔兽之狂乱贵公子 第167章 可曾记得有你的森林爱是一个人的事

长久的训练,能够让士兵们在一周的时间里完成体能的积蓄,但是心理的疲劳并不是那么容易消除的玩意儿。

可惜战争就是种毁灭人性的东西,战场就是个制造疯狂的炼狱。

“士兵们状态不太好,现在完全是靠着连续的胜利积攒的士气支撑着。还有就是人数上的优势。陛下,我不建议现在和巨魔的主力作战,毕竟这只部队里的新兵太多了。”

亨利谢特找了个独处的机会,单独向卡洛斯谏言。

“我又何尝不知道,但是你不能指望我为了替泰瑞纳斯擦屁股,就把奥特兰克的精锐全部带到北方来吧?”

卡洛斯拍了拍大骑士的肩膀,示意对方坐下。

“陛下,如果说盟约或者承诺什么的,我们做的够多了,盟约人能指责您,或者指责奥特兰克什么,但是真的到极限了,一千五百多人场面在了这里,虽然辉煌的胜利缓和了不安的恐惧,但是士兵们确实疲惫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场小小的挫败都可能引发大崩溃。陛下,除了您的卫队,不要相信任何部队,毕竟他们半年之前只是一些民夫和普通人。”

按照国王陛下的要求,亨利谢特坐了下来,并且说出了自己的忧虑。

本来亨利谢特:对巴罗夫家族的上位是有所保留的,只是为了自己家族和前途的考虑,才响应了新王的号召。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亨利谢特成为了一个坚定的王党,大骑士认为卡洛斯是上天赐予奥特兰克的瑰宝,一个近乎完美的王者,一个值得效忠的对象。

所以,大骑士坦率的说出了自己的忧虑――――人类联军快到极限了。

除去图拉扬手下的一千人。卡洛斯打散到基层的老兵也就一千人的样子,再加上包括奥特兰克骑士团的骑士和卡洛斯的亲卫队,整个联军能打的老兵蛮大,满打满算也就两千五百人。而之前的几场战斗,也是这些老兵的浴血奋战才奠定了联军的胜局。

可是他们损失惨重。

现在,那些新兵虽然见过血。见识了厮杀,但终究是些新兵蛋子,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掉链子。

什么只要见过血,你就是个老兵,这些都是骑士里骗人的。没有常年的训练,没有前辈先行者的言传身教,没有积年的经验积累,新兵就是新兵,杀过人也无非是个有胆气的新兵。

你懂得小队战术指挥吗?

你懂得军阵旗令和阵型变化吗?

你知道怎么应对突发情况吗?

你能够在军官阵亡后迅速的顶替位置吗?

你能够自发的为了国王。为奥特兰克慷慨赴死吗?

自从在夜间巡营发现有不少士兵夜惊,亨利谢特就知道,这只北上的人类联军,差不多到极限了。

再给这些新兵一些时间,或许不少人会成为未来奥特兰克军队的骨干和柱石。但是现在,这些在祖玛沙尔捞了不少的家伙只想安稳的回到老家显摆自己在战场上的威风,挥霍国王给予的赏赐。

“亨利谢特,你猜你说的情况我知不知道。”

卡洛斯笑着对大骑士问道。

“额。我猜陛下您知道。”

亨利谢特楞了一下,然后回答。

“我还以为你会回答。你猜我猜不猜。”

“陛下,这不是玩绕口令的时间!”

亨利谢特有些懊恼的说道。

“好吧,我是看你太严肃了,想缓和下气氛。”

卡洛斯用双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

“亨利谢特卿,你以为我是谁,从六岁就开始研究军队这一套。本王十四岁就跟着奥德伦将军去辛特兰揍巨魔了,到现在为止,我自称一句是所有国王里最能打的,谁敢不服!”

卡洛斯自傲的说道。

“陛下威武。”

亨利谢特对于卡洛斯的彪悍人生,也只能心悦诚服。最能打的国王,卡洛斯名至实归。

“但是啊,作为一个国王,所考虑的事情和你们这些将军就不太一样。”

卡洛斯还没有说完,亨利谢特赶紧就撇清自己。

“是臣下僭越了……”

“你太敏感了,算了,不管你错没错我都先宽恕你的过错。”

“谢陛下。”

“接着说。我也知道这只军队已经是外强中干了,但是不得不打啊,亨利谢特卿,不然前功尽弃啊!”

卡洛斯收起了笑脸,严肃的说道。

“请陛下明示。”

亨利谢特眉头紧锁,身体不自知的前倾,明显被自家国王的话语所吸引。

“因为这场战争,我们奥特兰克是最大的输家。战火弥漫在希尔布莱德,而我们奥特兰克,我们巴罗夫家族,精华之地都在希尔布莱德,在塔伦米尔。你以为我搜刮这么多财富是为了自己享乐吗?你以为我兴师动众是为了奥蕾莉亚的美色吗?你以为我带着你们在奎尔萨拉斯拼命是脑子不好吗?”

面对卡洛斯怨气十足的几个诘问,亨利谢特连称不敢。

“别以为你们背后编排我的事我不知道!”

这句话一出,亨利谢特赶忙跪地请罪。

“滚起来坐好。我从来不怀疑最后的胜利必然属于联盟,也不怀疑奥特兰克最终能够走出困境。然后呢?然后怎么办,你们这些铁皮罐头榆木脑袋可以不考虑这些问题,但是我不能不考虑,因为我是你们的国王。”

“陛下,您辛苦了。”

亨利谢特听得鼻子发酸。

“少拍马屁了,我说道哪了?”

卡洛斯被亨利谢特逗笑了。

“说道然后怎么办。”

“然后奎尔萨拉斯的态度非常重要,重要到我们能否在联盟内挽回损失,严重到我们奥特兰克是否能安然度过战后可以预见到的饥荒年。”

卡洛斯说完,长长的叹了口气,这场战争,其他国家都是用现在在对敌。唯独奥特兰克是在预支未来。

“陛下您是对的。”

亨利谢特发自内心的认同了卡洛斯的说辞。

“所以这一战打也得打,不打也得打。”

卡洛斯再次拍了拍亨利谢特的肩膀,很重,很重。

“但是陛下,有些事情是不以我们的意志转移的,士兵们还能打打顺风仗。却绝对承受不住绝境,甚至逆境。”

亨利谢特无愧本心的说出了逆耳忠言。

“那就别让士兵们觉得自己处在逆境。这就看一个军官的本事了。”

“请陛下明示。”

亨利谢特站了起来,身体挺得笔直。

“嗯,明示你大爷,坑蒙拐骗你不会?反正对着士兵的时候,所有军官统一口径,我们优势很大!至于怎么个大,自己想去,本王特赦你们这次战争期间吹牛无罪!”

“是的。臣下明白了!”

在亨利谢特走后,图拉扬慢慢悠悠晃荡了出来。

“国王陛下,您让我听这些幸秘真的好吗?我怕你灭口啊。”

“想杀你多的是借口,需要用这一件?”

卡洛斯对于图拉扬一点不好笑的笑话,不屑的啐了一口。

“其实我之前就想跟你说,士兵们不想打了,即使是洛萨元帅分配给我的士兵,都怠倦了。”

一千人打到现在七百一十一个。即便洛萨派遣给图拉扬的是经历过希尔布莱德血战考验的老兵,也无法抹去疑惑和怠倦。

我们为什么要替精灵打仗。难道之前那场堪称辉煌的战争还不够吗?全歼三千巨魔还不够吗?奎尔萨拉斯自己人死绝了吗?

在胜利之下,暗流还能够被压制,但是一旦遭遇困境,这只看似强大的人类联军将无法掩饰它的虚弱。

“我真希望所有的士兵都是一百三十金币一个的大兵,要他生就生,要他死就死。要他往东不会往西。”

“如果你真的一个大兵一百三十金币,绝对有人干!别做白日梦了,想好怎么办满月,奥蕾莉亚今天晚上回来,拖不住了。联军是走是留,是退是战,就等你做决定啊。”

图拉扬无情的戳破了卡洛斯幻想的肥皂泡,将他带回了现实。

“哪里能退啊,图拉扬。”

卡洛斯站了起来,绕着小圈子踱步,时走时停,断断续续的说道:“人们都是健忘的,无论是人类、精灵、巨魔,甚至兽人。失败者可以博取同情,但是同情毫无用处。胜利,只有胜利,也只有胜利者,才有提要求的资格。我是真没有想到奎尔萨拉斯会出这么大乱子,到现在为止,银月城居然毫无作为,这是我完全没有想到的。本来,我是准备做做样子,替奥蕾莉亚摇旗呐喊的,之前的祖阿曼攻略,你是知道的,看起来疯狂至极,其实毫无危险。打那三千巨魔,看起来凶险,我们机关算尽,有心算无心,也是顺风仗。然而现在,精灵的态度让我不那么自信了。”

“说实话,如果我有一万人,我会义无反顾的帮助奥蕾莉亚。但是我没有,我手下只有七百多人。而你是我要最要好的朋友之一,我不会开口劝你留下来的。相反,作为一个将军,我反而会建议你撤退。在永歌森林这种无险可守的地方,人数军心就是战斗力,就向三千巨魔打不过我们六千联军一样,我同样不认为我们现在的疲军能够战胜优势数量的巨魔。卡洛斯,不是你不如那个祖金,而是我们整个联军比不上阿曼尼的巨魔。”

图拉扬冷静的说出了这段话。

“可是我像个赌徒一样,在奥蕾莉亚,在银月城,在奎尔萨拉斯王国身上下了太多的筹码,现在走了,等于摊牌认输。”

卡洛斯站定之后,满脸的纠结。

“哎,我只是洛萨元帅的副官,一个菜鸟,你们国王的世界我不懂。但是无论你做出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的。”

“谢谢,抱歉。”

卡洛斯将千言万语无法描述的感情归纳成了两个词。

之后的时间,卡洛斯带着侍卫巡视兵营。发现士兵们精神面貌都还不错,非常热情的为自己欢呼,但是问的最多的问题是我们什么时候回家。

回家。

无以为国,何以为家。

然而在这王权统治下的人类世界,国是国,家是家。

如果卡洛斯率领着士兵们一路南下。这只人类军队屠龙灭神若等闲。

如果卡洛斯带着这群想家的人继续为了精灵战斗,恐怕自己的威望也架不住逃兵的浪潮。

军心不可用啊!

别人家的穿越者都是几句话就忽悠一帮死忠,自己这帮士兵非得动之以利,诱之以情。卡洛斯也就敢心里念叨念叨,日子该怎么过还是得怎么过。如果完事轻易,何来王者威仪。

连哄带骗的,卡洛斯巡视完了营区,慰问了伤病员,许诺了一大堆似是而非的空头诺言。算是暂时性的提升了士气。

傍晚的时候,吃着奎尔萨拉斯精灵特有的一种森林植物种子熬成的粥,奥蕾莉亚回来了。

风尘仆仆的奥蕾莉亚短短几天几乎跑遍了四分之一个永歌森林。

拍拍身上的尘土,敛去长辫上杂夹的叶梗,奥蕾莉亚挥手遣退自己的跟班,坐到了卡洛斯旁边,直愣愣的看着他。

“嗯?哦,你们都下去吧。”

遣退了身边的侍从。卡洛斯继续着自己的晚餐,等着奥蕾莉亚说话。

“非常糟糕。重重迹象表明,祖金倾巢出动,在这鬼地方,我们守不住,必须撤退了。”

奥蕾莉亚开门见山的说道。

“……”

“卡洛斯,我知道这样的要求很过分。但是我希望你能帮帮我。”

奥蕾莉亚此时显的很无助。

原本自诩穿山越岭如履平地的精灵游侠,刺客外形如此的狼狈,可以看出在人类军队休整的时候,完全没有停歇过。但是身体的疲劳远远比不过心灵的无助。

“我从不轻易许诺,许诺必然允诺。所以你先说。”

卡洛斯的内心远不如语气的平淡,刚才自己差点就开口谈撤军的事了。

果然人活二十几,全靠稳得起。

“这里无险可守,我们至少要后撤三十公里,到枫溪谷才能组建防线,按照推算,祖金的前锋会在三天内到达,但是撤离周围的同胞子民,至少需要七天以上的时间。卡洛斯,帮帮我。我知道我欠你的很多了,但是我只能请求你,再帮帮我。”

奥蕾莉亚双手抱膝,将下巴搭在膝盖上,说不出的柔弱。

“你先吃点东西,吃完给你答复,我需要思考一下。”

卡洛斯听到奥蕾莉亚的请求,发现事情没有想象中的糟糕,至少奥蕾莉亚作为一个统帅的基本判断还在,没有要求人类去和巨魔死磕。

“我不饿。”

“那么我没有答复。”

“好吧。”

自己动手从架在火堆上的热锅里舀出几勺粥水,奥蕾莉亚小口的吃着。

并非是推辞,极度的疲劳下,身体本身是没有食欲的。

这样的举动给了卡洛斯更多的思考时间。

看着奥蕾莉亚吃完之后,用清澈的眼光看着自己,等待着自己给出最后的答复,就如同等待着命运的法官做出最后的宣判。

不知道怎么的,卡洛斯的内心被触动了。

这一刻,奥蕾莉亚.风行者不是那个被弟弟里拉斯仇恨所束缚的复仇之魂,而是一个每天悯人的种族英雄。

就如同自己想要改变家族的悲惨命运一般。

莫名的共鸣影响了卡洛斯的决断。

卡洛斯站了起来,也不管自己嘴角还带着粘稠的粥水,在奥蕾莉亚的额头轻轻的印了一下。

“好好睡一觉,还有恶仗要打。”(未完待续……)

诸暨市第三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上饶协和医院可信吗
哈尔滨治癫痫病的好医院
湖北白癜风如何治疗
清远男科医院有哪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