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应劫传说 第64章 悲惨的秦风

2020-01-17 01:20:5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应劫传说 第64章 悲惨的秦风

黄河怒浪连天来,大响谹谹如殷雷,站在甲板上,面对着咆哮的黄河水,郑涛心中震撼不已,大气磅礴,婉若奔雷的大浪,能激起心中的千古豪情!此时,离开铁匠铺已经半个月,一路南下,渡黄河时,东方沐直接租下这艘大船的最上面一层,大户人家,就是有钱。

“怎么,怕了?”

东方沐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郑涛身侧,看着他脸上的表情,有些嘲讽的说到。此时,她还是女扮男装,穿着淡黄绸衫,潇洒飘逸,容光照人,手执折扇,白玉为柄,握着扇柄的手,白得和扇柄竟无分别。

“呵呵,可笑,你这小白脸娘娘腔都没怕,我有什么怕的?”

看着东方沐,郑涛忍不住损她几句,一路上,两人都是针尖对麦芒,谁也不让着谁,偶尔还过上几招。

“说什么呢你,谁是小白脸娘娘腔?我本就是女子,皮肤白怪我喽?”

“哎呀,还直到自己是女子?整天还穿着男人的衣服,还学人拿折扇,也不看看什么季节,什么天气!”

东方沐不禁抬头看了看天!已经是初冬季节,还阴天,尤其是这黄河上,斜风带着黄河上沾在身上还有些寒冷,拿着折扇,却是不合适,只顾着打扮成公子装束了,却是忘记这茬,不禁又羞又恼:

“你懂什么,这是兵器,看招!”

手中折扇“唰”的一声打开,以扇为刀,就朝郑涛脖子划去。

郑涛身形一退,朝后面跃去,顺势一脚踢出,就朝着扇柄踢去,东方沐却是身形一转,收了折扇:“还说不怕,都吓的跳起来了。”

“一言不合就偷袭,完了还装作跟没事的人似的!”

“呀!说到偷袭,谁能比的过你啊,明明四肢健全,还装独臂,偷袭暗算,卑鄙!”

显然,东方沐对于郑涛当日用受伤的左手抓住她,还耿耿于怀!

“算了,跟你也说不清,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骂谁小人呢?信不信我让雾伯把你扔下去!”

“扔下去更好,趁机我就游走了,那我对你的感激之情,真是如这黄河之水,滔滔不绝。”

说完,郑涛还做了个揖。东方沐气的直跺脚,俏脸装作恶狠狠的就朝着郑涛一步步逼近。就在这时,忽然从大船的一侧传来“噗通”一声,二人转头看去,脸上的表情十分的诧异:竟然有人早一步被扔了进去...

就在二人诧异的同时,船舷边上出现了两个道人,口中恶狠狠的说道:“该死,竟然跳船逃跑,你速速去通知师叔,我先试着抓回来。”说完,就从不远处拿起铁锚朝着落水之人扔去,显然是想把人勾回来。

“走,下去看看!”

东方沐见有热闹看,招呼郑涛一声,就朝二楼去了,郑涛在上面看着那道人拿铁锚去勾人,不禁好奇,这若是一锚钩在身上,人还能活吗?看来,这不是简单的跳水,其中必有隐情。

郑涛随东方沐走到二层,见那报信的道士已带人回来,而跳水之人,也被一锚钩住了大腿,此时倒挂船舷边上,鲜血直流,口中更是大呼救命,郑涛放眼看去,瞳孔一缩,此人竟是那与自己比武的秦风。

他怎么会在这,这群道士又是什么人,把他逼的不顾黄河水寒冷,跳河而逃。

“妖道,你们这群妖道,放开我,我秦风死也不会让你们圈养起来。”

说着,那秦风试着挣扎了几下,敲的木船嘭嘭直响,却无济于事,徒增伤口罢了,鲜血,染红了船舷。周围又有几人围了上来,那几个道士见又有人过来,连忙拉动绳,把秦风提了上来。

“带走,好好疗伤,好心救他,还大喊大叫。”

一名中年道士,见周围过来许多人,有些解释的说到。

“是你,你是郑涛,救我,这群妖道要炼化我!”

郑涛与秦风不过一面之缘,不清楚他与这些道人之间,有何矛盾,正在想到底要不要出手阻止这些道士时,忽然耳边传来秦风的呼声,再视若无睹,有些说不过去了。

“住手,你们是何人,哪有这般救人,不顾别人死活,出家人何时变得如此凶狠?”

郑涛说着,就要上前替秦风止血。还没走出几步,肩头一股大力传来,整个人被推得倒退了几步,撞到身后的东方沐,才停了下来。

“你又是何人?多管闲事,劝你趁早滚一边去,免得遭了无妄之灾”

开口的,是一名中年道士,方才出手的,也正是他。

“敢动我的人,看招。”

一声娇喝传来,女扮男装的东方沐被郑涛撞了一下,也知道他是想救人,自己也早看这群道士不顺眼了,心中行侠仗义的豪情又翻涌了上来,折扇打开,竟有利剑出鞘的脆鸣,整个人化作一缕残影,朝着那中年道士冲去。

“乳臭未干,也学人舞枪弄棒,不自量力!”

不见那道人有什么动作,只是手指轻轻一点,一道紫光,顺着他的手指就蹿了出来,朝着东方沐的额头而去。一股灵力的波动,让东方沐心生警惕,连忙将折扇收回,去挡住那紫光。这折扇乃是他爹的饰物,虽不是什么灵器,却也不是凡品,乃是精钢扇骨,加上千年白莽的皮所制,可作为武器,也可用于防护。

紫光和那扇上的蟒皮一碰,就像火苗碰到了白纸,透扇而过,就连那精钢的扇骨,也被戳了个窟窿,没有任何停留,径直奔向东方沐的眉心。灵力外放,摧金断玉,这紫光若是点到她的眉心,必定会留下一个血窟窿。

一切发生的太快,从郑涛被推开,到东方沐出手,再到被那道士一指逼退,不过瞬间,郑涛有心要救她,却是来不及了,眼见东方沐就要香消玉损,一阵涟漪从她的肩头探出,斜着撞向了那紫光,音爆之声传出,那紫光如同烟花一般,四散开来,落在周边人的身上,立即有人惨叫连连。

“道友对小辈下如此狠手,有些做过了吧。”

千钧一发之际,雾伯也没有再隐藏身形,一掌挥出,救了东方沐一命,东方沐一见救兵来了,被吓的惨白的俏脸,多了几分怒容,走上前去,一指那中年道士:

“雾伯,替我教训他。”

雾伯不动声色的将她掩在身后,方才对方只是信手一指,所发灵力就能摧金断玉,修为应该也是金丹期,若不是什么深仇大恨,没必要与他拼的鱼死破。周围被紫光所伤的人也都有这种想法。

“贫道做事,向来雷厉风行,既然小辈敢出手挑战,若是不教训一下,怕是学不会礼数。”

“前辈,前辈救我,晚辈乃是八卦刀段天一的传人,此妖道歹毒,食人精血,要炼化我。”

见雾伯一招制敌,秦风仿佛看了救星,忍不住就大喊了起来。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周围看热闹的人群中,一少女面露思索之色:食人精血?功法倒也是独特,说不定对我们寻找祖神有所帮助,不如趁这老者在场,合力将这道人拿下,问问清楚。

雾伯见那秦风自报家门,说是段天一的传人,却也没有怎么心动,段天一他是听说过,不过想来只是一个炼体习武之人,并非修士,犯不着为了他的人情,得罪一名金丹道人,正在考虑得失之时,一阵银铃般的声音传了出来:

“好一个雷厉风行,今天伤我门人,我倒要领教一下。”

合肥长淮中医医院在线挂号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正规吗
月经前女性子宫内膜厚度是多少正常
合肥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汕头包皮包茎手术价格多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