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埃斯卡纳齐的收藏传奇

2019-10-12 16:38: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埃斯卡纳齐的收藏传奇

|何映宇 实习生|骆春华

如果你对埃斯卡纳齐这个名字感到陌生,那么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大罐你是否有所耳闻?

没错,2005年7月伦敦佳士得拍卖会上,他以1568.8万英镑(约合2.3亿元人民币)的高价拍得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图大罐,轰动一时,创下当时中国文物价格的世界纪录,至今仍是中国陶瓷的最高成交价。这位神秘人物就是世界级的古董泰斗朱塞佩·埃斯卡纳齐先生(Giuseppe Eskenazi)。

2015年6月20日,在即将开幕的中国最高建筑上海中心,全世界最为知名的中国艺术品经纪人埃斯卡纳齐先生揭幕了他半世纪中国顶级古董领域的结晶:《中国艺术品经眼录——埃斯卡纳齐的回忆》中文版,观复博物馆馆长马未都与埃斯卡纳齐先生会面,并作了一段关于艺术品和收藏时代的对话,同时埃斯卡纳齐先生作为观复宝库的第一位嘉宾,参观了上海观复博物馆与观复宝库。

时光飞逝,今年76岁的埃斯卡纳齐先生也已进入耄耋之年。近年来,他的很多朋友建议他写本回忆录,记录多年来作为世界艺术品收藏家的传奇人物的辉煌人生。

2009年他过70岁生日和2010年他的古董行50周年纪念日时,他都有仔细考虑这个建议,他想,是不是到了该回顾一生的时候了?事实上,早在1960年代,他就开始有意识地按照顺序保留日记、信件、剪贴簿、账本、剪报以及照片,这些都成为他写作《中国艺术品经眼录》一书的无价之宝,那些悠悠往事经由点点滴滴的物证实录,在他脑海中一帧帧地浮现……

是乾隆送给我的

1939年7月8日,埃斯卡纳齐出生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一个真正四海为家、不恪守教俗的中上层犹太教宗家族”,他的先祖曾经是英国政府的得力间谍,家境富裕的他本来在土耳其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但是好景不长,1942年11月,土耳其实行“资本税”,到第二年年初,他们家的土地和房产就遭了殃,几乎被盘剥得一干二净。而且,更让埃斯卡纳齐感到无法接受的是,土耳其法律规定,在土耳其出生的所有成年男子必须服兵役,唯一可以逃之夭夭的方法就是离开这片生他养他的土地。事实上,他也是这么做的。他去了意大利,在佛罗伦萨,他遇到了他的终生伴侣劳拉·班底尼,几年后,他们在伦敦喜结连理。

从20岁他在伦敦大学求学开始,他就利用暑假的时间为堂伯维多里欧在米兰市中心的画廊工作,日本和中国的艺术让他完全着了迷。在堂伯的悉心指导下,再加上他的勤奋,他很快入了行。他不放过任何一次接触东方艺术品的机会,到各大博物馆去看实物,英国着名的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大英博物馆和大维德基金会收藏了大量东方艺术珍品,在这里,埃斯卡纳齐真是大开眼界如鱼得水,几乎每个周末,他都会泡在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他成长得很快,没几年就可以帮他的堂伯寻找日本和中国的古董了。

二战前后,米兰艺术品的货源主要依靠伦敦的交易市场。与维多里欧交从甚密的挚友希尼·马畅1925年就在伦敦开了一家公司,专门经营中国瓷器和艺术品,希尼·马畅既是维多里欧的主要供货商,又是埃斯卡纳齐求学时的指定监护人。

1960年,维多里欧决定在伦敦设立办公室,伦敦方面由埃斯卡纳齐和他的父亲负责。这一决定改变了埃斯卡纳齐的人生轨迹,也成就了他的人生传奇。

刚上手的时候,伦敦古董界一看这是个毛头小伙子,多少生出些轻视之心,只有英国古董商协会前主席希尼·莫斯愿意提携这个年轻人。他不仅告诉埃斯卡纳齐康熙豇豆红瓷器与其仿品之间的差异,以及青花瓷器如何断代,还向英国古董商协会推荐了埃斯卡纳齐。

1967年,他的父亲英年早逝,伦敦方面的重担就全部压在他的肩膀上了,那一年,他28岁。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他在伦敦结交最重要的两个人就是在中国艺术品领域极具影响力的华威廉教授和玛格丽特·麦德里女士,前者是大维德基金会负责人,后者则是该基金会瓷器馆馆长。他曾向麦德里女士请教,怎样正确地描述一个罐子,她回答说:“如果你打向我描述你的罐子,而我能将它精确地绘制出来,那你就做对了。”

尽可能多地上手器物,阅读所有能找得到的参考书籍,他得到的第一本中国艺术品的读物来自维多里欧,那是威廉·侯尼写的《中国及远东陶瓷艺术》,在扉页上,维多里欧题词:“这是一个开始。”日期是1961年6月9日。

他的堂伯是个风度翩翩非常有涵养的人,他教会他如何与顾客相处。有一回,有一位衣着华丽的女士走到维多里欧面前,指着展柜里的一个玉瓶询问材质。维多里欧回答是玉雕,她问:“什么是玉?”维多里欧回答后,她又问瓶子的产地。维多里欧说是“中国”。

“你怎么知道的?”她问。

这时,埃斯卡纳齐感觉堂伯多少有些不快,但是他还是彬彬有礼地回答:“我知道,因为我已经和它打了很长时间交道。”

“它是什么年代的?”女士又问。

“18世纪,也就是乾隆皇帝时期。”

“你怎么知道这些?”

“是乾隆送给我的!”堂伯回答。

肉色眼镜拍下鬼谷子下山

埃斯卡纳齐在古董界有今时今日的崇高地位,和他的大手笔不无关联。埃斯卡纳齐做生意当机立断,绝不拖泥带水。

1965年8月,他接手了一大批日本版画,其中有月冈芳年、胜川春章等浮世绘大师的作品,特别是葛饰北斋21幅画作极其珍贵,第一次与世人见面。这些作品当初是以嫁妆的形式漂洋过海来到欧洲的。它们的主人是奥特里欧·派西的日本妻子。奥特里欧·派西据说曾经为罗丹制作铜塑,这些重要的作品成为埃斯卡纳齐日后发展的关键一步。

对,他迅速出手了。在顶级的日本版画鉴赏专家杰克·希利尔帮助下,这批藏品分三次拍卖。通过这次交易,埃斯卡纳齐拥有了充足的资金,可以让他在古董交易市场上放手大干一回。

1972年,他的公司顺利扩展并且很快地搬入了皮卡迪利大街的166号更大的办公室。高雅的新画廊是由英国建筑学会的前主席约翰·普里兹曼设计的,1972年2月29日新画廊正式启动,开幕前夕,许多的买家夜以继日排队,甚至睡在路边等候,首展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就在这年,菲利普·康斯坦丁第作为埃斯卡纳齐的助手加入公司。

1973年的夏季展销会贵宾云集,他们亲眼目睹了瑞典国王陛下古斯塔夫六世阿道夫的光临。鉴于上年排大队造成的压力,此次采取一种结合时间与密封投标的方式,取代固定准备金。展册封面的洪武釉里红执壶,被东京的松岗先生购得。

在整个70年代,明代重要瓷器只在几个顶级收藏家手中,而元代艺术品则不受重视,而元青花正是其中的佼佼者。很早,埃斯卡纳齐就认识到元青花的重要性,他很清楚地记得收购一件绘有莲池游鸭纹的青花大盘的经历。1973年底的一天,一位老绅士不约而至,他用报纸包着一件元青花来给埃斯卡纳齐看,他的心理价位是500英镑,最多也不超过1000英镑,实诚人。而埃斯卡纳齐也实诚地告诉他:“你的元青花值1万英镑。”老头差点昏厥过去。不过有时候,太实诚也会遇到麻烦。老头心眼就活动了,他想这是好宝贝啊,埃斯卡纳齐当即要买下,可是老头就是不肯出手。

两天后,他去参加一场拍卖,正巧碰上这位老绅士,一问,果然,他以10500英镑的价格卖给了罗杰尔·布鲁特,正巧,布鲁特认为这个价格买高了,于是,他就以11000英镑的价格买下了它。

等到每家博物馆都想有一件元代瓷器撑场面的时候,埃斯卡纳齐的价值就体现出来了。世界拍卖史上首件突破百万美元的青花瓷,就是埃斯卡纳齐在1987年买下的青花菱口盘,盘子内壁绘有鲤鱼水藻,并模塑蓝底牡丹纹,这是埃斯卡纳齐的心爱之物,在2002年11月的大展中,与另外两件青花大罐一起被放在展览最显眼的位置。

2005年,埃斯卡纳齐名噪一时,当然是因为那件大名鼎鼎的鬼谷子下山大罐了。在全世界范围内,绘有人物故事的元青花罐只有8件,每一件都是稀世珍品。这件鬼谷子下山大罐本来的主人是荷兰海军陆战队的哈罗·凡·莫马特男爵上校,他年驻扎在北京,在那儿他得到了这件宝贝。在佳士得上拍时,本件青花罐估价超过50万英镑。在拍卖日期临近前,这件罐子备受瞩目,价格也水涨船高。佳士得的职员私下里打赌,最大胆的也就是800万英镑,结果,埃斯卡纳齐的拍价差不多是这个预测的两倍,为什么志在必得?因为这是他45年职业生涯来遇到最好的瓷器。

其中还有点小插曲。主持这次拍卖的休·艾德米蒂斯回忆道,在拍卖前一天,埃斯卡纳齐提出要和艾德米蒂斯谈谈竞拍的方式,他说如果他戴着眼镜就表示在竞拍,如果眼镜摘掉了,就表示不竞价了。可是,拍卖当天,他又打给艾德米蒂斯,说如果他一直不举牌也好奇怪,所以他决定先举会牌,到一定程度就放下。

结果,在现场,他确实是这么做的。举到800万英镑时,他就不再举牌,艾德米蒂斯不得不时刻注意他的眼镜动态,而麻烦的是,埃斯卡纳齐的眼镜是肉色的。当然,最后的赢家还是他。

1985年,公司的25周年庆典举行了特展,旨在弘扬公司在过去的四分之一世纪中所获得的成就。展出的中国青铜器、瓷器、玉器及早期艺术品,选择举世罕见的、质地上乘的精品,乃公司历经十载收集而专为此刻准备的,且多出自私家珍藏。其中经典之作是一尊青铜卣,古代重要酒器,鼓腹提梁型,历史可远溯到商代。

1989年,出自埃斯卡纳齐的一件唐三彩陶马,拍出了374万英镑,成为世界最高价的唐三彩马。1999年,他以2917万元港币拍得“明成化斗彩鸡缸杯”,创造了当时中国瓷器的世界拍卖纪录,直到去年,这件鸡缸杯才到了刘益谦手里。

幽默马未都对话严谨埃斯卡纳齐

6月20日在上海中心举办的马未都对话埃斯卡纳齐,不知道是不是埃斯卡纳齐先生年事已高语言不通,抑或马未都先生伶牙俐齿又兼地主之谊,对话几成马未都先生一人的幽默表演。

主持人问:“我想知道二位在收藏的时候,有没有一次经历是让你们特别特别难忘的,或者是有一件作品对你来说,印象特别深刻的?”

埃斯卡纳齐答:“三年前,上海博物馆元代的青花瓷器大展。”

马未都答:“我刚才仔细想我最难忘的是那件事呐,结果我给忘了,我实在想不起那件事最难忘了。我觉得收藏对于我们来说每件事都比较难忘,最难忘就是没搞到的,就是埃斯卡纳齐买走的(观众大笑)。这就和搞对象一样,搞到手的都不怎么样,没搞到手的都是好的(观众鼓掌)。”

主持人就好奇了,追问:“那马老师您最想从他(埃斯卡纳齐)那儿搞到的是啥?”

马未都说:“当年我还有跟鬼谷子下山大罐的合影呢,我合影的时候,就在想这东西肯定不是我的,但是我可以合影,就跟那女朋友不是我的,我可以搂着先照个相似的,但它不是我的,我心里清楚,所以很难忘。”

埃斯卡纳齐说,“那您不去看上海博物馆的元代的青花瓷器大展是不是就是因为这?”

马未都说,“上博的展我去看了啊,但去了也白去。就像我年轻的时候看漂亮女孩看了也白看。”看得出来,马未都对于埃斯卡纳齐先生重金拍下的鬼谷子下山大罐还是耿耿于怀呢。

对谈的气氛轻松愉快,埃斯卡纳齐先生口风多少有点紧,但是也透露了一些收藏界的风向给在座的观众:“在近几年我们能看到,慢慢地,对中国古瓷的收藏兴趣正在转向更早年份的瓷器上面。从整个世界陶瓷史的角度来看,宋瓷在中国有着非常辉煌的历史。宋瓷,我们研究和学习它的难度更大,尤其是当我们把它和明清瓷器来对比的话。北宋时期生产的瓷器,有一个非常完整的陶瓷制造工艺的传承,所以收藏它就让人更加兴奋。”

马未都一听,特高兴:“还好我手上有好多宋瓷,不然就来不及了。”开玩笑归开玩笑,马未都又正色提醒收藏爱好者:“今天埃斯卡纳齐先生发出一个信号,告诉大家宋瓷很重要。”

为什么埃斯卡纳齐一说就成为风向标?因为他是权威中的权威,是中国古代艺术品收藏中的大家,因为他的传奇经历,成就现在的一言九鼎。

《新民周刊》:2005年7月伦敦佳士得拍卖会上,当时您是怎么样的心态怎么下决心以这样的高价拍下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图大罐的?

埃斯卡纳齐:首先这件艺术品的状态是完整的,然后加上题材鬼谷子人物故事,非常难得。这样的机会千载难逢,所以我当时想,不管是多少钱一定要买下来,不是价钱的问题,而是这件艺术品的历史价值和文物价值太高了,不是金钱所能够衡量的。

《新民周刊》:元青花是不是您特别偏爱的一个艺术类型?

埃斯卡纳齐:是的,元青花在我经手的艺术品中是我比较喜欢的,我在书中有提到,我经手的元青花,大概八成最后都到了博物馆,包括欧美的博物馆和艺术品收藏机构。

我比较喜欢元青花的原因是因为元青花不像明清官窑瓷器那么制式,它比较自由、比较开放,也受到中东文化的影响,风格比较自由,这是我特别喜欢的原因所在。所以,和世界上其他大行相比的话,我经手的元青花确实要比其他人多一些。

《新民周刊》:您之前拍下了纽约着名收藏家安思远先生的收藏品,您对已故的安思远先生怎么评价?

埃斯卡纳齐:安思远当然是行家,在我眼里,他是一个很值得敬佩的艺术经纪人,在纽约那一场安思远藏品拍卖会上拍出的艺术品,其实不是安思远的拍卖,是拍卖公司替他整个家族的家产来作拍卖,跟安思远本身没有非常直接的关联。他生前比较重要的一些藏品其实在他生前都已经卖掉了。

链接:观复宝库

陆家嘴-上海中心 -UL认证的全球顶级私人保管箱。

位于上海中心B5的观复宝库将于8月盛大开业,是继苏黎世、日内瓦、伦敦、纽约、新加坡等世界艺术之都后,又一个符合国际标准的博物馆5A级储藏空间,同时也承载了上海独特的“城市文化印记”。

观复宝库拥有超过18000个保险柜及24个藏家宝库。作为中国最高安防级别的储藏空间,观复宝库聘请知名的国际尖端科技公司作为技术合作伙伴,保证宝库的高度安全性与私密性。同时观复宝库专业与完善的配套服务与强大的博物馆-保管箱服务支持新型业态突破了陈旧的储藏理念,带给您区别于传统银行保管箱的一流人性化服务。

上海观复博物馆

观复博物馆于1997年在北京创立,是新中国第一家私立博物馆。

2015年,上海观复博物馆将于8月在中国第一高楼——上海中心37层与观众见面。馆内将设陶瓷馆、东西馆、金器馆、造像馆四个主题展馆,除此之外还有独具特色的文化空间,世界最高的空中园林——半亩园、橄榄园,载入吉尼斯世界纪录的480平方米景泰蓝地板——艺术中心。观复通过多种艺术形式,基于“大博物馆”的经营概念,为上海中心打造一个多职能的文化复合体,系统化建设“文化社区”。

如何制作手机小程序
微信分销怎么做
微商城怎么推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