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第一一六章 沉没的遗迹

2020-01-16 20:15: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第一一六章 沉没的遗迹

声音最开始是从神殿深处,那个古老法阵的核心部分发出的。

地面上的线条,现在已经不再闪光,看上去仅仅是一些弧线优美的图案。图案最中心的一圈,原本散发着柔和的彩色光晕。这光晕不久之前曾经被爱德华.休控制住,现在则是安安静静的蛰伏在卢卡的右手。

就是这古老的不知名力量,上千年来一直支撑着这座神殿,即使经过无数次海浪冲击和海底地震,仍然保持着基本完整的形态。

然而现在,这力量已经已经离开。

虽然并没有走远,但隐藏在卢卡右手的光晕显然已经不再给这遗迹提供保护。

从那个图案中间,最为柔美的那些线条最先开始破裂。

裂痕不仅沿着图案的脉络前行,还不断的向外扩散。

不过几分钟时间,遗迹里本来就不怎么结实的墙壁、地面、石柱,全都布满了裂纹,远远看去,与卢卡施放的蛛术倒有几分相似,只是就算是蛛术上的蛛丝,密度也没有这么大。

“这里要塌了。”克里特不紧不慢的说道。

“这还用你说,我们也看得见!”卢卡说着,推动大家赶紧往外面的通道方向跑。

“可还没搜索呢……”莫雷斯嘴里虽然不甘心的这么说着,脚下跑得却比谁都快。卢卡还没走到外面大厅,他已经冲到了楼梯边上。

只是一只脚迈出,却没找到能落下的地方。

曾经让卢卡望而生畏的那一串高高的台阶,现在已经整个跌落到遗迹最底部,两侧的石柱纷纷倒向中间的通道。

要不是丹尼尔在后面拽住了他的胸甲,骑士领主大概会直接摔下去。

即使没有人和那些石头台阶一起掉下去,卢卡他们现在的情况也不容乐观。

在遗迹底部,海水已经汩汩涌入,很快,那些台阶就在水流激起的浪花和漩涡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还有别的路吗?”奥莉焦急的问道。

克里特摇了摇头:“这里是唯一的入口。”

“那倒不一定。”卢卡说着,转身返回了大厅,抬起头看着高高的穹顶。正上方,还堵着一面晶莹剔透的冰墙呢。

“都靠过来,抓紧!”等到所有人一个一个的连在一起,卢卡的气泡术也再次成型。

一切准备就绪,他撤掉了上方冰墙。

海水再次倒灌进来,不过这一次,他倒是希望流速能够更快一些。

遗迹里的水面不断上涨,魔法气泡飘在水面上,被湍急的水流冲得连续转了好几圈,卢卡才重新稳定住气泡的方向,有惊无险的穿过穹顶上的那个大洞。

几分钟后,气泡带着所有人安全浮上水面。长吁一口气的卢卡正打算给自己欢呼几声,克里特的声音却完全驱散了他的喜悦。

“这个位置,距离沉默死神号应该超过一海里。”克里特说。

卢卡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沉默死神号的身影孤零零的在不远处默默矗立。

当然,这个“不远”,是针对船只航行的距离来说的。

现在,海面之上,只有装着六个人的气泡,连艘能划的小船都没有。一海里,那就是将近两千米,卢卡对自己的体力很有自信:绝对游不了这么远。

“丹尼尔,你能不能把船弄过来啊?”奥莉问道。

丹尼尔抬头冲着沉默死神号的方向张望了一下答道:“不行,太远。”

忽然,一条尾鳍甩起一串水珠,黑白相间的大脑袋潜入水下,又在卢卡身边浮了上来,隔着气泡亲切的撞了一下他的肩膀。

“皮皮虾?你还没走啊!”卢卡喜出望外,左手伸出气泡拍了拍皮皮虾的背。

不过就算有这头名叫皮皮虾的虎鲸,这里可有六个人呢。皮皮虾的尾部伤还没好,带着这么多人能游一海里吗?再说就算它体力足够,六个人也不能都爬到它背上去吧?

卢卡面露难色,皮皮虾却很兴奋。它往旁边游了几米,高高跃出水面,围着魔法气泡欢快的转了几圈,好像在说:“我已经完全好了!”

“这虎鲸你认识?”丹尼尔惊讶的问道。

“嗯,我给它起名叫‘皮皮虾’。”卢卡点点头。

“可是据我所知,虎鲸都是群体活动的。这里怎么就它一个?”在海上逛荡了四百年,丹尼尔对海洋生物的习性了如指掌。

“它的尾巴受了伤,大概是跟不上鲸群,被甩下了吧。”卢卡答道。

“不对,虎鲸群从来不会抛下受伤的同伴。”丹尼尔对这一点非常肯定。

他的说法很快得到了验证,远方的海面上,十几个黑白相间的身影在浪花间出现,几乎转瞬间就游到了附近。

“不会攻击我们吧?”诺拉有些害怕,小声问道,她手里的雏龙包裹也跟着扭动了好几下。

“不会。”丹尼尔、克里特和卢卡三个人同声说道。

鲸群果然是来寻找落单的皮皮虾,而且,最前面两头虎鲸的嘴里,竟然还各自咬着一条肥美的鲑鱼。

对面的虎鲸把鲑鱼抛出水面,皮皮虾熟练的张开嘴一口一条直接吞了下去,看起来是饿坏了。

随后,鲸群里发出一阵“嗤——”、“呼!噗——”的声音,应该是在互相交谈着。按理说,它们的声音是在水里,根本不会传到空气中让卢卡听见,不过魔法气泡和一般的空气完全不同,不仅充当了声纳,还有些拢音效果。

商量了半天,皮皮虾还转身给其他虎鲸看了看尾巴上的伤口,鲸群似乎统一了意见。

几头最强壮的虎鲸分别从两侧靠拢过来,那姿势卢卡一看就明白了。他把魔法气泡分裂开来,缩小的气泡套在每个人的身体上,不是为了呼吸,仅仅是隔绝冰冷的海水。

皮皮虾游到他的身边,卢卡娴熟的爬到它的背上,回头对其他人说道:“赶紧的,一人一条!”

……

虎鲸的速度果然不同凡响,在沉默死神号船边停下时,皮皮虾甚至好像还没开始加速。

在卢卡的脚迈过船舷底部的小门时,皮皮虾和其他虎鲸似乎又进行了一番激烈的交谈。

最终,虎鲸群转身返回了大海。

卢卡刚想关上门,皮皮虾的大头忽然从水下冒了出来,咧开嘴傻笑着。

毕节市中医医院怎么样
广州市皮肤病防治所怎么样
贵阳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最好
昆明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陕西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