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超级美食帝国 章一百七十:食宫圣评

2020-01-16 21:14: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超级美食帝国 章一百七十:食宫圣评

稷下食宫,浮空圣殿,有白云缭绕瑞气千条,恍如人间仙境。

白衣白发却面如婴儿的练食尊驾云停在浮岛边缘,抬脚落地之后,青云自然而然消失不见,他并没有立刻往里走,而是双手捧着卷轴躬身行礼,语气更加恭敬:“学生练子宁求见众圣。”

并没有立刻传来回应,可练食尊却一点不耐烦的表情都没有,只是保持着躬身的姿势静静地等待着。

约莫过了三分钟,云气中传来苍老却厚重的声音:“子宁,何事如此急切?”

练食尊将卷轴举过头顶恭声道:“十三国投稿《食经》的稿件中出现一篇奇文,子宁本想让其直接入选,但思前想后考虑其意义重大,还是应该请众圣定夺。”

“哦?什么奇文能让你如此重视?”苍老的声音语调上扬,似乎感觉颇有兴趣。

练师尊道:“是一篇有关温度改革的文章。”

“出自哪国尊者之手?亦或是世家子弟?”苍老的声音询问道。

练师尊道:“并非出自食尊或者世家之人。”

“哦?难道是刘千易那个小家伙还未死心?”刘千易温度改革的文章,是两百八十年,十三国四百二十篇中时间最近也相对最好的文章,所以很容易联想到他。

练食尊屏住面部肌肉摇了摇头:“并非出自刘千易,此文出自姜国子午食院的一位束发少年。”

苍老的声音沉默片刻,语气中明显多了一丝训斥:“胡闹,温度改革岂是儿戏?区区束发少年如何能眼观天下改十三国千年未决之策?”

也难怪食圣生气,十三国无数大食数百年没有解决的问题(数百年前根本没有意识到),区区束发少年连毛都没长齐怎么可能解决?最有可能解决这个难题的是食帝刘千易,可惜那篇文章讨论后也宣告作废。

练食尊不为所动,语气依旧很坚定:“这里是圣殿,子宁岂敢儿戏待之?实在是这篇奇文写的太好,改革方案近乎完美,所以子宁才斗胆呈给圣者决断。”

声音又沉默了片刻。语气舒缓了许多:“既然你如此坚持,那本圣就看看罢。”

说完,一阵微风吹来,有云团凝聚化为大手。托起练食尊手中的卷首凌空展开,上面字迹虽不赏心悦目,却也有几分苍劲,正是秦羽的温度改革文章。

圣者看书一息可毕,何况区区千字长卷?可是。这次阅读的时间却格外久,可能读了很多遍,也可能是在沉思。

练食尊静静等待,只觉得周围云絮卷动越来越快,风也强了许多。

足足过了一刻钟,苍老的声音才再次响起,语气中不再有不满,而是充满了惊讶甚至还有掩不住的赞叹:“好好好!”

连说三个好字,苍老声音接着说:“竟然能想到取水沸之点与结冰之点为界等分百份为度量,果然奇思妙想与众不同!”

练食尊浮现出笑容:“他还考虑到了南北沸点差异。并且提出了具体的测量设计方案,经过短暂实践就能立刻投入使用。”

不知不觉中,云雾翻腾旋风乍起,又有几道念头出现,扫过文章之后也都发出惊讶之声,相互之间讨论起来。

“大善!数百年来十三国大食选择了各种事物做标准,却都以失败告终,此文以水沸之点和结冰之点为标准,的确奇思妙想。”

“即便不考虑南北差异,沸点冰点也是很好的界线标准。误差在可接受范围内。”

“这份设计图更加奇妙,居然能想到利用煤油和水银的热胀冷缩来测量温度,仅此一项就足以让十三国大食汗颜。”

“不用实践,此设计图是直接跨过实践的成品图。稍加推演便知绝对可行,难以相信竟出自束发少年之手。”

练食尊强迫控制面部肌肉,不让自己笑出来,他还是第一次见这帮老家伙如此感叹。

苍老的声音柔和了许多:“子宁我问你,此文当真出自那束发少年之手?没有高人指点?”

“绝对没有。”练子宁抱拳躬身以示肯定。

众圣沉默,只有云气卷动微风吹拂。半晌不知是哪位食圣长叹一声:“汗颜啊……”

“此子姓甚名谁?可有世家背景?”苍老的声音又问。

“此子名叫秦羽,没有世家背景。”练食尊如实回答,这名字只要进了食圣耳朵就肯定忘不掉,也算对秦羽让自己第二署名的谢礼吧。

“秦羽,姜国,子午食院……”苍老的声音念叨了几遍,突然提高音量道,“唤霍圣!”

说完云气开始回卷,众圣的意识逐渐褪去,那白云之手抓着卷轴缩入云雾之中。

“此文可入《食经》否?”练子宁大声呼唤,食圣也不能说走就走,好歹给个的答复嘛。

“待吾等点评之后再入《食经》,子宁你功不可没,去领无面果一颗。”苍老的声音越来越远。

练食尊咧了下嘴:“我还想自己点评呢,这回倒好,圣者点评,这要是登上《食经》,十三国还不得炸开锅?”

摇了摇头,心知自己是没资格点评咯,怀着有些惋惜的心情,练食尊踏出浮岛,自有青云凝聚脚下将他托住,配上白发白衣和英俊的面容,显得飘逸出尘恍如谪仙。

刚准备驾云离开浮岛圣殿,突然白云中再次响起那苍老的声音,声音中满是质问:“子宁,第二署名是怎么回事?回来解释清楚!”

“糟糕,忘了把署名掩去,快走快走。”练食尊装作没听见,连忙驾云嗖的一声飞得不见踪影,只留下青色云迹划破苍穹,如架在空中的青色虹桥。

对于这些高来高去产生的异象,下方的食宫弟子早已习以为常,该干嘛干嘛,看都懒得看一眼。

刘千易正走在前往妙食圃的路上,突然感觉眼皮狂跳止都止不住,心中莫名生出不祥之感。

“奇怪,眼皮怎么会跳?莫非有什么事要发生?”刘千易蹙眉苦思却无可解释,殊不知千钧“巨锤”正在轰向他的心口。

(PS:上架收藏掉,心好痛,玲儿,快给我点大黄丹……)(未完待续。)

玉田县中医医院怎么样
上海市松江区泗泾医院预约挂号
西宁哪家治癫痫病医院好
兰州治疗牛皮癣医院哪好
治疗牛皮癣医院宜昌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