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穿越之千古女帝第66章本宫来救阿越了

2020-01-26 02:01: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穿越之千古女帝 第66章 本宫来救阿越了!

“你知不知道惹了本尊很麻烦,不知道就去惹麻烦你知道是多大的麻烦吗?拜托,大哥,你能不能认清楚了再抓别人手啊,本尊这手,一般人可是摸不得,因为二般人都死了,你这个身份不明,来历不明,长得还不知道怎么样的黑衣老怪,老眼昏花,烦的要命!”君越指着同样被自己拉下来的黑衣人就是一顿臭骂,炮语连珠,怼完了从眼神中就可以看出一脸懵逼的杀手,君越迅速转头,尖着声音又开始炮轰某个兴致勃勃看着自己的妖媚男人:

“还有你啊,是不是傻,是不是傻?一个这么弱鸡的杀手都搞定不了,真是不知道这摄政王是怎么当的,你瞅瞅,你这秀美的身材,绝色的脸蛋,还有那一双楚楚动人的眼眸,真真是一个没人胚子,可是,摄政王大人,你不要忘了,您老是个男人,男人,说好的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或者是霸气外露呢,你瞧瞧你,现在哪里有半点男人的样子,真是丢了我们广大男同胞的脸?唉,也不知道这北邯的人民群众是怎么想的,竟然会挑了一个娘炮做王,这可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有史以来最搞笑的一次。百闻不如一见,今日见到冠绝四方的摄政王殿下,可真是令本尊大开眼界啊!”君越将内心的吐槽一字不落的全部扔了出来,玩味的眼神扫过那两个气的冒火的男人,心情顿时大好。

她心里本来就窝着火,事事不顺,当然不可能平白无故地放过这么好整人的机会,想都没想,就直接开始毒舌。

反正这身份她就只用一次,一点也不担心被揭穿,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只要开心就好喽!

当然,在君越如倒豆子一般将这一连串惊世骇俗之语给扔出来之后,一直都用魅人笑容示人的某个妖媚妖媚男人成功破功,阴柔的声音中怒气满满,红眸中杀意渐渐凝聚,大有种把巧舌如簧的君越给大卸八块的冲动。

而那个原本救他心切的黑衣人竟然在妖媚男人倒手一掌之时直接把手中的长剑劈向了君越,两个刚刚还在打的不可开交的死敌转瞬在暴怒之下将矛头全部对准了君越。

“不知死活!”妖媚男子低声咒骂,在君越躲过那一掌之后,左手内力凝于指尖,冲着君越脸颊划去,大有种直接划破面具毁了那张脸的冲动。

“死还是不死,你们无权决定!”前后左右夹击的君越自然也无暇啰嗦,接过妖媚男子的一掌,那披在那个男人身上随着力量波动而起的红裙翻飞,君越一个反手,修长的指尖浸染着毒素蚀骨划在那白皙的皮肤上,黑血一寸寸渗出,直直地就将吃痛的男子给击飞出去。

敢跟她斗,就算是内功和她不相上下的摄政王又如何?不还是被她耍的团团转?

“你,还不想走?”君越眸中眼波流转,指尖在那来势汹汹的长剑轻轻一弹,银白色的寒光中透出血影,铿锵一声荡开。

而面巾之下,君越邪邪一笑,傲然轻狂。

她敢做的,自然也能承担起这所有的后果,纵然两大高手夹击,她也可以视若无物。

而留下这个杀手,不过是君越看在刚刚他还知道救自己出去的份上罢了,更何况,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家伙看起来也不是个寻常人,就当是自己为以后留下一个没有悬念的种子喽!

“你?”似乎有点惊奇君越的举动,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做出的那一番不理智的行为是硬生生被君越气出来的,所以在君越弹开他长剑的一瞬间就悬空而上,若有所思地回望了一眼下面依旧还摩拳擦掌的人,转身没了踪影。

“呵,竟然给本王下毒?”妖媚男子滑出了数十步,终于在君越力道将近之时停住,他那一双桃花眼中明明在任何时候都是碧波荡漾,勾人心弦,此刻却是怒气萦绕,嗜血诛人。

他舔了舔唇角的血,直直地甩掉了被君越掌风划破的浴袍,露出那香肩美背,蚀骨入血,却只让他的脸色稍稍暗了几分。

“摄政王武功不济,难道还怪的了别人?”虽然对面的人是美艳绝伦的场景,可是君越却一分都不为所动,倒是这言语中没有一点点饶人的意味,褐色的眸中几多猖狂,仿佛笃定了对面的人不敢拿她怎么样!

她倒要看看,这个妖媚如女人的摄政王还有几分本事!

“你是第一个伤了本王的人,但是,很可惜,这点毒,对本王来说还只能算是无关痛痒!”妖媚男子魅惑一笑,半披着的暗红长发带着水珠倾洒,手中挑过浴桶旁的大红色锦衣,身形微动,那绝色妖娆的人就到了君越跟前,掌心正对君越死穴,背在身后的右手则是一转,就要揭开君越脸上的面巾。

“是吗?那摄政王殿下不妨看看本尊有几分本事!”君越早就料到对面之人的意图,语气轻佻,挡开那凌厉的一掌,轻功使到极致,如墨的身影不住后退,直直立在那一旁的红木桌案上。

一时间,随着君越两人打斗,乒乒乓乓玉盘碎裂之声也随之而起。

“那阁下是以为,本王的军营是你想来便来,想走便走的了吗?”妖媚男子仿佛不曾受到半分毒素影响,足尖轻点,一个回旋,那慵懒中夹杂着威胁的声音就随着那迷人的香气倾洒在君越耳畔,化掌为刀,正对着君越胸前而去。

“不巧,本尊觉得正是如此!”君越丝毫没有一丝怜悯之情,随着男人咄咄逼人的动作而被迫半倾的身体突然一歪,一脸便踹向了某个男人最宝贵之处。

她又不是圣母,虽然性别女,爱好男,可是这样妖娆如女人般的所谓的摄政王殿下,她还真的没有半点兴趣,没有兴趣,当然也就无所谓怜香惜玉了,毕竟,眼下这情况,还是辣手摧花来的实在些!

饶是打架都不忘暗送秋波的妖媚男人也不得不收回了手中的动作,凌空一番,挥出一掌,身形迅速后退。

“既然阁下如此想留下来,那么本王就不客气了!”终于站定的男人此刻脸色极为难看,桃花眼中除了嗜血的杀意再无其他,他阴森森地盯着君越,大有种把她给剁了的冲动,连说出来的话都是咬牙切齿。

“所有人,给本王杀了他!”

没有慵懒,只有翻涌而起的怒意,绝色的男子不再出手,而这营帐之内迅速闪过了十几道凌厉的黑影,直接就冲着君越而来。

君越凉薄地看了一眼那个虽然怒气冲冲,但脸上的血色已经几乎褪尽,指尖都在不住颤抖的妖媚男子,心中窃喜。

嘴上说着没事,这所谓的摄政王殿下也还是入了那蚀骨之毒,要不然也不会让这些暗卫全部都出来势必也要留下她了。

君越思衬着,手上的动作却不慢一点,躲过率先来到的黑衣人的三只长剑,君越反手一掌,雄厚的内力倾射而出,直接秒杀,目光看向又上来的五个人,君越轻轻松松地收起那掉落在地上的三只长剑,内力挥洒,左手解决了从背后偷袭的两个人,剩下的三个人也很快领了便当。

只是,在抬头看向身后从各处迅速涌现的黑衣人之时,一张淡定无极限的君越还是忍不住黑了脸。

那去蚂蚁一般蜂拥而至黑衣人,简直看不到尽头,冷酷无情,全部一股脑地对着君越而来。

联想到这军营里驻扎的几十万大军,一分钟杀一人的君越感觉自己成功又作了一把死。

真是一个没想到,又玩大发了!

纵然她能做到十里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可是车轮战下去,她不是找死是什么?

君越目光骤冷,收起了玩味的笑,本就无心杀人,此刻内力倾注在掌心,一个回旋就劈了过去,撂倒一众人,直接腾空而起,破开那营帐就要撤退。

眼下已经玩脱到如此地步了,她还是先走为好,先走为好!

若是再晚点,她怕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至于这妖媚摄政王,只要中了她的毒,明日他自会送上门来。

但是君越想的很美好,现实中总是会有人陪着她来继续作死。

因为在她马上就可以撤退的那一瞬间,一双修长的手直接按住了她想要一巴掌甩过去的念头,黑色的面具映入眼帘,她一个没注意,就那样又被强行揽入了怀中,四目相对,碰撞出激烈的火花。

“本宫来救阿越了。”他勾唇一笑,柔情几许。

而君越,则是直接找块豆腐撞死的心都有了!

到底是来救她的,还是来秀一波存在感外加耀武扬威一下?

大爷,你英雄救美也不是这种救法吧?哪有拖着她再次入狼窝的?

那一刻,君越心中五味杂陈,因为,她开始怀疑,这家伙不仅是情商低的要命,这智商可能也受了刺激,直接降到了负数的级别!

她到底是上辈子修来的多大的福分,让这家伙阴魂不散到一天出现四遍?

君越想要挣开这家伙的束缚翻身而走,可是那扣在她腰间地右手却怎么也敲不开,她又不能在这样的情况下公开跟他打起来,完完全全被吃的死死的,简直气的要发狂!

而接下来,是令她更加目瞪口呆,无法言说的一幕。

因为,素来只听从主人的黑衣隐卫在那个死夜绝出现的那一刹那都停止了手中的动作,恭敬至极,却又诡异至极。

北京京都医院咨询电话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评价
海南白癜风的最新治疗方法
长治治癫痫病的中医院
枣庄有男科医院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