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破修武帝 第233章、与陈峰决战 5000字

2020-01-16 21:36: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破修武帝 第233章、与陈峰决战 5000字

“哥哥,你以为这样就能封锁我么?我告诉你,我可以从这里突破出去,并且打倒陈峰!”萧鸣喝道,那刻,他手掐法印,暗念法诀,体内的一股股帝王灵息都沸腾了,在那刻,萧鸣跃了起来,在他身前,一道真空大手印瞬间就凝结了,随后,萧鸣喝了一声,真空大手印狠狠地朝着前方的虚空劈去。

轰隆!

一声巨响,真空大手印重重地打在虚空上,一阵激烈的轰鸣。

在萧鸣前方,有一道屏障竖立着,萧鸣这一道真空大手印打来,这道屏障只是激烈地振荡一下,萧鸣喝了一声,顿时间,一道道光圈狠狠地轰杀了上来,噼哩啪啦地打在屏障上,一重又一重,光圈狠狠地轰杀上来。

但四重光圈轰杀过后,四周一片死寂。

那道围困在虚空上的屏障,竟然一diǎn事都没有,依然那么的牢靠。

“这……”

萧鸣眉头一皱。

“弟弟,你在这里修炼,会让你进步迅速的。”萧贤的声音响起后,四周又回复了平静,萧鸣拨出了倚魔剑,一瞬间就轰杀了上去,嘭一声巨响,倚魔剑狠狠地劈砍在虚空屏障上。

轰隆!

一声巨响过后,四周变得死寂。

“这……”

萧鸣眉头紧皱着,接下来,他不停地轰击着虚空屏障,但无论怎样轰击,用倚魔剑,真空大手印,帝王剑法,等等,所有的招式都用过了,都无法将身前的那道屏障轰碎。那刻,萧鸣眉头皱了起来,他脸色有些泛白。

他不知道外界是什么时间,但他的心极其的担忧。

如果无法从这里出去,萧鸣就不要想参加淘汰赛了,他如果输了,就不要想光复神殿谷,就不要想进入武学堂联盟,也会违了与梦冰云的约定。萧鸣眼里全是紧迫,他喝了一声,凝聚着所有的能量,然后重重地轰杀了上去。

嘭!

一声巨响过后,四周激烈地振荡着。

萧鸣眼里全是不甘,他手掐法印,暗念法诀,体内的灵息汹涌而出,涌上倚魔剑,在那刻,他施展出帝王剑法的第四式,双龙出海!

萧鸣的身影浮现了出来。

两个萧鸣站在那里,按照一定的招式然后施展出帝王剑法,最后两股人影狠狠地轰出了一股强劲的灵息,两头火龙轰天而起,狠狠地朝着前方虚空的屏障轰杀而去,而萧鸣的身体也往前一跃,猛然间抓住了倚魔剑,在双龙出海狠狠地轰杀在屏障上之际,萧鸣执着倚魔剑重重地劈砍上来。

嘭嘭!

两声巨响,双龙出海轰杀在屏障上。

轰隆!

随后,萧鸣手执着倚魔剑,重重地轰杀上来,倚魔剑重重地砍在屏障上,一声巨响过后,那道屏障活生生地被轰砍出了一道裂缝,但一瞬间,裂缝却又聚合了。

“这……”

萧鸣眼里全是怒火。

他有些不甘心,嘶喝一声,扑了上去,挥动着倚魔剑,重重地轰杀着,那刻,他施展出真空大手印,四重光圈狠狠地轰杀上来,噼哩啪啦地打在虚空中的屏障上,在接下来的时间内,萧鸣不停地轰杀着,但让他失望的是,虚空的屏障,是那么的坚固,萧鸣无法轰碎而出。

“我不甘心!”

萧鸣嘶喝了一声。

“xiǎo鸣……”正在此时,一阵呼声响起了,萧鸣一震,他回过头望去,在前方不远处,他朦胧朦胧地见到一张脸庞,那脸庞,有些模糊,但萧鸣却感到一股亲切,如同梦里经常出现的伊人。

“冰云,是你吗?”

萧鸣问道。

“xiǎo鸣,时间不多了,我想你从这里突破出去……”一阵清脆的声音响起:“你可以从这里突破出去,需要你运用体内道心的能量,将阴之情经和阳之情经凝聚着,然后轰杀出去,所具有的能量将会是极其恐怖的!”

“你果然是冰云!”

萧鸣激动地道:“只有冰云,才会如此熟悉,阴之情经,阳之情经,这些都是你教我的,你就是冰云!”

萧鸣很兴奋。

“xiǎo鸣,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了,你还要回去参加淘汰赛。”

清脆的声音响起,那刻,萧鸣一震,他动了,跃在半空中,体内帝王灵息沸腾着,朝着道心里涌去,随后,道心激烈地沸腾,浩瀚大海不停地翻滚着,随后,一股股阴之情经和阳之情经竟然地涌了出来,顿时间,在身前,一道真空大手印凝结,狠狠地朝着前方的屏障轰杀而去。

轰隆!

真空大手印狠狠地打在屏障上。

嘭!

嘭!

嘭!

嘭!

四阵轰鸣声,那四重光圈狠狠地轰杀上来,一瞬间,那道虚空的屏障竟然被轰碎了。萧鸣一震,他往外跃去,他回头紧紧地望去,见到那名女子,依然是那么的模糊而朦胧。

萧鸣笑了。

他心里感到一股温暖。

他穿过虚空,下一秒,出现在中央武场上空,他低下头望去,见到了一张张武台,武台上都有两名参赛者在决斗,而萧鸣的目光往下搜索,很快就见到了陈峰。萧鸣眼里闪过一丝光芒:挡我者死,神来杀神,魔来弑魔,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而此刻,武台上,一柱香烧着,已经快到尽头。

武台四周,众多弟子望了一眼柱香,都摇了摇头,道:“萧鸣真的消失了,也对,他被萧贤救走了,又怎么会出来呢?这一战,就这样没有了……”

众人都有些失望地往外走去。

而此刻,站在武台上的陈峰,突然一动,他抬起头,死死地朝着半空的萧鸣望来。

“啊……”

中年裁判也是一动,他猛然朝着半空中望去,见到萧鸣,那刻,他道:“萧鸣已经出现了,这一场淘汰赛还得打下去!”

“啊……”

众人都是一震,沿着裁判的目光朝着天空中望去,只见武台上空,一名少年飘浮着,不是别人,正是萧鸣。

“萧鸣他回来了……”

众人都激动了起来,紧紧地望着半空中的萧鸣。

陈峰眼里闪烁着一股厉芒,一股股仇意燃烧着,他笑了:“萧鸣,你来得正好,我还以为你走了,想不到你还是要来送死!”

“哼!”

萧鸣冷然一哼。

他手掐法印,暗念法诀,体内的帝王灵息激烈地沸腾着,凝聚在手上的倚魔剑上,倚魔剑爆发出万丈光芒,随后在一阵强劲的轰杀声中,倚魔剑狠狠地轰杀下来。

哗啦!

倚魔剑刷过一股光芒,如同流星一般,狠狠地朝着萧鸣轰杀下来。

嘭!

一阵灰尘飞扬,等到灰尘落定时,武台上,萧鸣静静地站在那里,而陈峰已经消失了。

“啊……”

所有人都是一震,死死地望了上来,而此刻,拨出倚魔剑,体内的灵息凝聚在倚魔剑上,那刻,萧鸣执着倚魔剑,狠狠地轰杀了上去。

倚魔剑燃烧着。

狠狠地轰杀上去,上撩、左竖、右劈、下砍,一式接着一式,强劲的灵息燃烧着,在那刻,一头凤凰从倚魔剑里涌了出来,狠狠地朝着前方轰杀而去。

啪!

而在此时,一道身影浮现了出来,他伸出手,一把捏住了凤凰的喉咙,吱吖一声嘶鸣,男子的手捏住凤凰的喉咙,那刻,凤凰竟然动弹不得,所有的灵息在此刻都消散而去。

这名男子,不是别人,正是陈峰。

陈峰死死地喝道:“你以为你这样就可以杀我么?”

説着,陈峰手上一用力,啪啦一声,那头凤凰被其活生生地捏碎,啪啦一声,凤凰的灵息消散了。

“啊……”

武台四周,一个个观赛者都是一震:“这就是涅丹境的恐怖么?只是一捏,就击碎对方的攻击了。”

“xiǎo野种,你有什么招式就尽管使出来吧!”陈峰冷冷地笑道。

“找死!”

萧鸣身体一闪,半空中,他手上多了一道鬼仙笔,他一挥,鬼仙笔飞舞一圈,一股强劲的灵息轰杀而下:“鬼仙笔第二重,石破天惊!”

轰隆!

灵息在半空中爆炸,一道道火石狠狠地砸了下来,这些火石砸在武台上,激烈地爆炸起来,那刻,众人都僵住了,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而此刻,萧鸣动了,身体一晃,一道身影出现在他旁边,一人一影,施展起帝王剑法,在最后一刻,两股火龙轰飞了出来,狠狠地朝着陈峰轰杀而去。

嗷!

嗷!

两阵龙吟,双龙狠狠地轰杀了上去,随后,萧鸣身影一闪,跃了出去,手执住倚魔剑,随后狠狠地劈砍了下去。

嘭!

一声巨响,倚魔剑重重地劈砍在陈峰身上。

“哼!”

陈峰冷然一哼,他不以为然地提起手臂,往前一挡,啪啦一声挡住了倚魔剑,他冷冷地笑道:“你有什么招式,就尽管使出来!”

“是么?”

萧鸣死死地喝了一声,手上一用力,那道倚魔剑死死地往下按去,啪啦一声,在此时,那两头火龙轰杀而至,两火龙激烈地燃烧着,狠狠地轰杀进了陈峰。

两头龙火钻过了陈峰体内,不停地穿梭和盘旋着。

一股股火焰燃烧起来。

两头龙火缠着陈峰,不停地旋转着,然后在最后一刻,双龙重合。

轰隆!

一声巨响,双龙重合在一起时,激烈的灵息爆炸开来,那刻,陈峰的身体彻底地燃烧起来。萧鸣眼里闪过一丝厉芒,手上一用力,倚魔剑死死地往下轰去。

但此刻,陈峰却紧紧地捏住倚魔剑的剑尖。

一股股火焰在陈峰身上燃烧着,但他却没有丝毫的担忧,相反,他眼里全是嘲讽,道:“你就只有这些么?”

“啊……”

萧鸣一震。

陈峰冷然一笑,他两根手指夹住倚魔剑,然后一挥,嗖一声,萧鸣手上的倚魔剑刷一声飞了出去,重重地刺进了武台上,而在此时,一股强劲的灵息轰了过来,啪啦一声,萧鸣如同被千斤锤轰中,他倒飞而出,张口一吐,吐出一口鲜血。

“啊……”

众人都是一震,全部僵在那里。

他们想不到,凝脉境九重的萧鸣,竟然不是陈峰的对手,萧鸣轰出的这一股攻击,是那么的强劲,但到了陈峰,却成了弱xiǎo的存在。

“哈哈……”

陈峰哈哈大笑,冷冷地道:“萧鸣,你还有什么招式,尽管使出来!我给让你几招!”

萧鸣眼里闪过一丝厉芒。

他动了,身影往前一闪,帝王灵息沸腾,涌了出来,在此时化成了一道真空大手印,狠狠地轰杀下来。

轰隆!

一声巨响,真空大手印重重地打在陈峰身上,一道又一道光圈,四重光圈飞了出来,随后狠狠地轰杀上来。

“哼!”

陈峰冷然一笑,他提起手掌,往真空大手印上接去。

轰隆!

真空大手印重重地打在陈峰的手掌上,但此时,陈峰的手掌往外旋转一圈,下一秒,一股强劲的灵息就这样消散了,萧鸣一震,他紧紧地望着,四重光圈狠狠地飞了出去,噼哩啪啦地打在陈峰身上。

“啊……”

所有人都死死地盯着,而此时,陈峰手一挥,体内灵息涌了出来,在他身上凝聚成一道屏障。

嘭!

嘭!

嘭!

嘭!

四阵声响,四道光圈狠狠地打来,竟然被屏障阻挡而住了,萧鸣一震,而在此时,那四道光圈被激烈地吸化,然后化成一股股强劲的灵息,啪啦一声,那四道光圈猛然轰了出来,朝着萧鸣轰杀而来。

“啊……”

所有人都是一震:“这是什么情况?”

而此刻,强劲的灵息轰杀而来,萧鸣僵在那里,噼哩啪啦,四重光圈重重地打在萧鸣身上,速度很快,萧鸣还没有反应过来,已经被四重光圈狠狠地轰打。

嘭!

嘭!

嘭!

嘭!

一阵阵轰鸣声响起,被光圈重重打中,萧鸣轰飞了起来,半空中,他激烈地爆炸着,四重光圈在他体内激烈地燃烧着,狠狠地爆炸开来,那刻,萧鸣张口一吐,吐出了一股鲜血,四重光圈肆虐过后,那刻,他重重地坠落,砸在武台上。

轰隆一声。

四周一片死寂。

所有观赛者都僵在了那里,死死地望着这一切,他们想不到,战斗的局势竟然结束得如此快,萧鸣轰出强劲而恐怖的武术,但在陈峰身前,萧鸣却如此的不堪一击,萧鸣击出的攻势,竟然被陈峰反弹回来。

“这……”

“萧鸣死了吗?”

“他应该输了吧,这么快!”

众人喃喃地説道,陈峰脸色全是冷笑,冷冷地道:“萧鸣,你这个xiǎo畜生,这就是你的攻击么?如此不堪一击,你简直就不是我弟弟的对手!”

“是么!”

一阵低喝声响起,只见此刻,萧鸣从地上逸了起来。

他站在那里,他死死地捂住自己的道心,那里激烈地沸腾着,一股股阴之情经涌了出来,渐渐地,萧鸣的眼睛变得血红了起来,他冷冷地道:“我还有更加恐怖的!”

那刻,萧鸣扑了出来。

嗷!

正在此时,一阵狂吼声响起,整个中央武场都是一震,所有人都是惊恐,因为他们听出,这正是天狼的狂吼声。

所有人都僵住了。

陈峰也僵在了那里。

而萧鸣扑了出来,身影一闪,来到了陈峰身前,他执着倚魔剑,狠狠地轰杀上来,道心激烈地沸腾,一股股阴之情经涌了出来,凝聚在倚魔剑,然后狠狠地劈杀上去。

此刻的陈峰,还被天狼的吼叫声慑住了。

嘭!

萧鸣的倚魔剑狠狠地杀了上来,轰杀在陈峰的身上。

轰隆!

一阵轰鸣声响起,伴随着一阵痛哼声,那刻,陈峰被砍得往后倒退而去,在他手臂上,一道伤口异常的触目惊心,鲜血从里面涌了出来,伤口中,一道白骨暴露了出来。

“啊……”

所有人都是一震。

“这发生了什么!”

“只不过是过了一会,萧鸣就转败而胜了?”

“这一道轰杀,砍在陈峰身上,竟然如此的强劲!”

“陈峰为什么没有挡?”

众人都从天狼的吼叫声回过头来,紧紧地盯着武台的萧鸣和陈峰。

“你……”

陈峰死死地捂住受伤的手臂,他浑身都在颤抖,死死地盯着萧鸣:“你竟然砍我……”

“哼!”

萧鸣冷然一笑,他逸了起来,在半空中,他手掐法印,暗念法诀,道心上,一股股阴之情经汹涌而出,化成一道真空大手印,随后真空大手印,狠狠地轰杀下来。

嘭!

真空大手印重重地打在陈峰身上。

陈峰竟然没有挡,不是,由于凝聚了阴之情经,真空大手印的速度如同雷电一般的快,狠狠地轰杀上来,重重地轰杀在陈峰身上。

陈峰根本来不及躲避。

嗷!

那头封印在光柱下的天狼又发出了一阵狂吼声。

而此时,武台四周,几千名观赛者死死地盯着武台上的一切。

陈峰被真空大手印重重地打中,一股股鲜血飞溅而出,真空大手印打得陈峰浑身都是伤痕,他死死地站了起来,一字一字地道:“萧鸣,你惹毛了我,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是么?”

萧鸣冷然一笑。

他突然间伸出手,然后狠狠地一捏,顿时间,四重光圈狠狠地轰杀了上去。

“找死!”

陈峰一拳轰了上来,轰隆一声,四重光圈被重重地轰碎,陈峰死死地道:“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需要预约吗
上海徐浦中医医院专家号
北京牛皮癣治疗费用
黑龙江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汕头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分享到: